环下新闻网>综合>跨越73年夙愿实现 两位抗战老兵在淄博会面

跨越73年夙愿实现 两位抗战老兵在淄博会面

2019-11-03 18:00:09| 作者:匿名| 阅读量: 3684|

摘要: 近年来,山东省泰安市按照高质量发展要求,坚定践行新发展理念,全力实施创新驱动,加快推进新旧动能转换,服务业总体呈现平稳发展、稳中有进、进中向好的良好态势。泰安市注重抓好全市投资过亿的服务业在建项目、国

文/图记者王兵、李波、赵博文见习记者蒲中宁

73年后,他再次踏上了他战斗的地方。2019年9月24日,在抗日战争时期,鲁中军区第二团第三营通信班的徐焕武、赵钟弦等两位退伍军人,他的同志们已经错过了73年。

“我们是战壕里的战友,今天我很高兴终于见到了我们的老战友。”徐焕武(左)对赵钟弦说道。

8月8日,当记者采访徐焕武时,老人曾委托记者寻找当年战友,希望能见到他们,并讲述这些战友一生的感受。9月3日和9月7日,记者在临沂市柏林镇禹岩村两次看望了92岁的抗日老兵赵钟弦。老人说他有一个愿望,希望有机会去淄博看望他的老战友,参观他曾经战斗过的地方,并向黑铁山上的老营长刘左铜像致敬。

9月24日,两位老兵的愿望终于实现了。

73年后回到淄博

“前天我爷爷睡了一天,现在他看起来不太好。也许他太兴奋了,不能见他的同志。”9月24日上午7点,赵静从临沂市柏林镇禹岩村开车出来。经过将近4个小时的旅行,他于中午11点到达鲁中臣报社。"我们还带了一些核桃和栗子给徐焕武爷爷品尝我们沂蒙山的特产."

在晨报大楼广场,赵钟弦下了车,伸了伸腿。老人抬头看着他面前的城市,“你到淄博了吗?我以前在这里和刘营长打过仗。”

赵钟弦(中)和他的家人来到老战友徐焕武居住的住宅区。

看到赵钟弦的精神状态不太好,记者立即联系了淄博高新(田)骨伤医院康复医学科的孟奇医生,请他一起到会场。

老同志见面了

下午3点30分,记者来到赵钟弦老人休息的酒店。这位老人佩戴了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的纪念章和纪念“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”的纪念章。

赵静笑着说:“爷爷说要见见老战友,我们不能马马虎虎,我们要清理干净。”

“你还是可以去,我不能。我比你大两岁,我是一只老虎,94岁。”9月24日下午4点,赵钟弦和他的家人来到他们的老战友徐焕武的家,徐焕武握着他的手。

赵静和徐焕武合影。

“大哥!”赵钟弦老人喊道。

“我不是不想站起来,我不能。”徐焕武说,“我们是战壕里的老同志!”

徐焕武换上了中国人民解放军制服,下身穿着卡其布裤子,上身穿着白色棉亚麻夹克,胸前佩戴着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和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的纪念章。

“我们通信班班长的名字叫张桂生(音),指导员是张西正,后来调到山东生产总部,担任政治部主任。营长是刘向斋,后来改名为刘佐。”徐焕武说,“我是1950年从上海回来的。”

他们都是机枪公司的战士。

" 1946年下半年至1947年,我在荣军学校第五分院学习."徐焕武说学校在济南。

"我父亲去了第九分公司。"赵钟弦的儿子赵庆坤说。

“山东共有九个分公司,我的第五个分公司现在在青云县。我曾经是文艺队的副队长。那时,我排练了戏剧《白毛女》。我可以把所有的歌词都唱下来。”徐焕武说,“我是1945年入党的,这个党已经74岁了。”

“第三营有一个机枪连,你还记得吗?我父亲曾在一家机枪公司当记者。受伤后,他被转移到营部。”赵庆坤说道。

“不,是机关枪公司。甚至有60支重机枪,叫做机枪公司。受伤后,我被调到机枪公司担任第一班长。”徐焕武说,他当班长的时间大概是1946年,他记不清细节了。

赵钟弦胸前佩戴纪念奖牌,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。

"我父亲在机枪公司呆了相当长一段时间,当时有4挺重机枪。"赵庆坤说道。

“是的,有92式和马克西姆重机枪,那都得用水冷却。"顺便说一下,还有加拿大便携式(机枪). "徐焕武接着说。“当时,重机枪被一个接一个地使用,有射手、副射手和弹药处理员。战斗时,他们必须双手抱头。”

看到徐焕武双手握枪打着手势,沉默了很久的赵钟弦也举起手打着手势,脸上带着会意的微笑。

“我父亲也是机关枪公司的一名士兵。当时,部队驻扎在淄川杨寨村。”赵庆坤说道。

所有人都当过通讯兵。

“我记得当时鲁南有一场战斗,是针对桀骜不驯的王红九的。那时,飞机总是向他空投食物和弹药,而且不允许飞机空投,所以我们的部队找到了他们。”徐焕武谈到了当时的战斗经历。

"是的,我父亲在打王红九时受伤了."赵庆坤说道。

"王红九突破了,我们一直在驱使他去战斗."徐焕武说:“随着年龄的增长和智力的下降,作为一名通信兵,我们的任务是什么?旗帜,号角,哨子,这些都是传递信息的工具,就像旗帜,举着红旗,白旗,十字手势代表什么?这代表什么?必须记住100多个信号量。不要在交流课上没受过教育。”

徐焕武(左)和赵钟弦回忆起那一年的战斗经历。

“令人惊讶的是,70多年来你记得这么多。我甚至不记得现在是18岁还是19岁。”赵庆坤笑着告诉徐焕武。

“当时,士兵们有三大任务:战斗、生产和团结群众。他们一夜之间行进了数百英里。驻扎后,他们打扫院子,在休息前给群众送水。部队驻扎后,我们的通讯兵无法休息。你所做的是交流。你需要知道第七家公司在哪里,第八家公司在哪里,第九家公司在哪里。然后你需要传达主任的命令。”徐焕武说道。

“我父亲记得当时我们从淄博的博山开始追击。这个地方叫做神头。一直到蒙阴,我们在那里挖战壕。我父亲在战壕里被敌人射杀,他的右手受伤了。”赵庆坤介绍。

"我在新西兰战役中受伤,骨折了。"徐焕武笑着说道,“我现在住在养老院,身体不行。我听说你还住在家里?这些老战友几乎都走了。”

“我们是战壕里的战友,今天我很高兴终于见到了我们的老战友。”徐焕武说道。

天津快乐十分

© Copyright 2018-2019 bahnmai.com 环下新闻网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